【新闻】Uber又搞大新闻了!Uber躲避政府追查的工具被曝光!

No Comment 15 Views

Uber

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揭露了Uber一项不为人知的项目,这个项目称为VTOS(violation of terms of service)。Uber的这一盘棋玩大了。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Uber 多年来牵扯到一项涉及全球性质的违法项目。

 

在这个项目里涉及到一款名为灰球(greyball)的工具。通过程序的数据收集与其他技术去识别和规避某些曾经试图取缔或打击叫车服务的执法人员,从而躲避开当局的一些审查。

目前,Uber已经采用这个技术规避了在波士顿,巴黎,拉斯维嘎斯和其他国家,像澳大利亚,中国和韩国等当局的审查。

灰球本来是VTOS, “violation of terms of service,” 项目的一部分,Uber 创立这个计划是为了找出它认为正在以不当方式使用或攻击公司服务的人。这个项目,早在2014开始使用并且一直沿用至今,主要是针对美国境外区域。灰球是被Uber法律团队认可的工具。

 

灰球和VTOS项目是被四名前Uber工作人员透露给纽约时报,这四名前Uber工作人员还向纽约时报提供了相关文件。这四名前Uber工作人员要求匿名,主要是因为这些工具和它们的用途都是保密的,也是因为害怕被Uber方面报复。
2014 年年末, Uber 对“灰球”的使用被记录在了视频里,当时俄勒冈州波特兰市执法检查员埃里克·英格兰德(Erich England)在针对 Uber 的诱捕行动中试图在城市中心区约到一辆 Uber 汽车。

 

而此时,Uber刚还开始它在波特兰市的但并没有合法准许的叫车服务,之后Uber被指控服务违法。为了针对Uber的立案,执法人员假装乘客,通过Uber app寻找打车服务,并且在屏幕上看到了试图向乘客行驶过来的小型轿车。

 

但是执法人员和其他机构不了解的是,有一些他们在App上看到的汽车图像并不代表是真正轿车。并且Uber的司机可以接车然后马上取消。这是因为基于信息的收集和其他一切渠道,执法人员本人和他的同僚,也就是被灰球认定为的城市的执法人员,这些人已经被Uber做了标记。这个公司紧接着会为他们提供假版本的App,而这个假的App上面布满的都是是幽灵车,以此来规避审查。
Youtube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34&v=TS0NuV-zLZE
与此同时,在 Uber 由于工作场所的越界文化而受到审查的时候,该公司对“灰球”工具的使用突显了 Uber 为了主导市场而花费的心思。一直以来,Uber轻视法律法规来获得优势去对抗那些根深蒂固的交通运输提供者,这种惯技帮助Uber扩展它的业务到全球超过70个国家,达到了700亿美元的市值。

 

然而被Uber的App识别和规避当局官员的这些人认为Uber正在不断的触碰道德底线甚至是破坏法律。那些在Uber工作并且知晓VTOS项目和如何使用灰球工具的人将会因为它遭遇到麻烦
Uber 允许人们通过智能手机应用程序打车。该公司提供多种服务,包括司机拥有商业执照的“Uber Black”服务。不过,另一种低成本 Uber 服务受到了许多管理机构的垢病,这种服务在美国被称为 UberX。从本质上说,UberX 允许那些通过背景调查和车辆检验的人们迅速成为 Uber 司机。许多城市曾经禁止这项服务,并且将其定性为非法活动。
这主要是因为召集的这些非商业司机通常是不合乎规范的,而这些用私人轿车的Uber X的司机恰巧就属于这个类别。为了大举进军市场,Uber利用相关条例的空缺使得大量UberX的司机进入到市场,让他们在当地执法机构阻止他们之前开始上路工作。
在当局意识到正在发生的事情时,Uber 和当地官员常常会发生冲突。在德克萨斯州奥斯丁市、费城和佛罗里达州坦帕市等城市以及世界其他地区,Uber 都遇到了关于 UberX 的法律问题。最终,管理机构提出了针对这项低成本服务的法律框架,双方这才达成协议。这种方法的代价很高。一些城市的执法官员扣押了 UberX 司机的汽车,或者向他们开罚单,而 Uber 通常会代表司机接受这些成本。公司估计,每一辆被扣押的汽车或者每一张罚单都会带来数千美元的收入损失。
Uber 公司内部至少有 50 人知道灰球的存在,而且有些人怀疑它是否合乎道德和法律。

这正是VTOS项目和灰球工具投入使用的原因,当Uber进入到一个新的城市,他们会指派一个经理打头阵,这个人会采用多种技术和工具,去定位相关的执法人员。
其中的一种工具需要Uber所监控的城市的政府办公楼的电子地图,然后绘制出的相应的数码边界,又称为电子围栏(Geofence)。公司会查看在这个位置区域附近经常打开和关闭app的人,以此来作为证据证明这些人可能是政府官员或有关联的人员,这项技术在内部被称为eyeballing。
另一项技术包含了查看用户的信用卡信息并且以此来判断这个卡是否直接和一些公共机构关联,比如警察信用联盟。
执法官员想要开展钓鱼执法来找出 Uber 注册司机的时候,有时会买入多部智能手机来创建不同的账号。为了规避这种策略,Uber 员工会到当地的电子商店找到最便宜的智能手机,并查看那些待售手机的设备编号,这种手机通常就是政府官员买去工作的,因为这样预算不会太大。
在 VTOS 程序中,总共至少有十几种信号可以让 Uber 员工用来判断某个用户到底是正常出现的新搭乘者、还是伪装的政府官员。如果这些线索还是不能确定用户的身份,那么 Uber 员工就会搜索他的社交媒体档案以及其它能找到的线上信息。一旦发现用户的身份确实和执法机关有关,Uber 灰球工具就会给他们标记上一小块代码标签,通常是“灰球”字样和后面跟着的一串数字。
当带有这种标记的人叫车时,Uber 就可以用一个伪装版 App 只让他看到假车,或者直接显示无车可用。偶尔有司机意外接到这些被标记者的需求时,Uber 也会给司机打电话,指示他中止这次叫车。Uber 员工表示,之所以开发这种工具、采取这种做法,部分原因是为了保护某些国家的司机。比如在法国、印度和肯尼亚,出租车公司及出租司机会以 Uber 新注册司机为目标进行攻击。
2015 年在巴黎爆发的 Uber 和出租车司机的冲突中,女歌手科特妮·洛芙(Courtney Love)就坐在一辆 Uber 车里发了一条推文:“他们拿着金属球棒在砸汽车。” 洛芙说,这些抗议者伏击了她坐的 Uber 车并挟持了她的司机做人质。“这还是法国吗?我在巴格达都觉得更安全。”
Uber 说过,在某些地区,他们很有可能被出租车及豪华轿车公司用各种策略进行攻击。Uber 例举了坦帕市交通部门和出租车公司合谋抵制叫车服务一事。
在这些地区,灰球一开始被用来干扰 UberX 司机的定位,以此防止竞争对手找到他们。Uber 表示,这仍然是灰球的首要用途。不过随着 Uber 进入各个新市场,工程师发现用同样的方法可以规避执法。灰球工具安装到位并开始试用之后,Uber 工程师创建了一个写有各种战术的清单手册,分派给了五大洲上十几个国家的总经理。
Uber 公司内部至少有 50 人知道灰球的存在,而且有些人怀疑它是否合乎道德和法律。灰球是通过了由 Uber 法律总顾问 Salle Yoo 领导的法务团队批准的。Uber 早期员工、后来成为主管全球业务的高级副总裁及董事会成员的瑞恩·格雷夫斯(Ryan Graves)也知道这个程序的存在。Yoo 和格雷夫斯都没有对发表评论的请求进行回应。外部法律专家表示,他们并不确定这个程序的合法性。韦恩州立大学法学教授、同时也为《纽约时报》撰稿的彼得·亨宁(Peter Henning)表示,灰球可以被认为妨碍了美国联邦《计算机欺诈与滥用法》(Computer Fraud and Abuse Act),或者是蓄意妨碍司法公正,具体是哪项,要取决于当地法律和司法管辖区如何判定。
亨宁教授说:“对法律进行任何形式的系统性妨碍都相当于玩火。我们在十字路口看到警车出现在前面的时候都会注意不再踩油门,这么做没什么不对。但是灰球这件事远不止避免超速这么简单。”上周五,荷兰民主党人士、欧洲议会成员玛丽切·沙克(Marietje Schaake)撰文表示,她已经写信给欧盟委员会,除去其它事宜之外,也询问了欧盟是否打算对灰球的合法性进行调查。到目前为止,灰球战术是很有效的。2014 年底在波特兰的那天,根据当地新闻报导,执法官员英格兰德没能抓到一辆 Uber 车。Uber 开始在波特兰调度司机的两周之后,公司与当地政府达成了一项协议,协议显示,经过三个月停用之后,UberX 最终可以在这个城市合法使用了。
文章翻译自纽约时报
In : NY News

About the auth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