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来美国的时候,落脚在上西区,然后头几天主要任务是去 Fordham 林肯中心校区参加 Orientation。

 

Orientation 结束演讲出现了一位激情澎湃的校友,他的一席话深深打动了我:“New York is a walking city, walk into a new neighborhood whenever you can and discover something new!

 

 

于是,刚开学的一个八月的午后,我背着电脑还有课本,钻出了图书馆,径直往没有去过的南方走。

 

很快,我就后悔了,因为——这里的房子都矮矮的,最高五层高,没有哥伦布商圈那样的高楼可以用来遮阳;这里的房子又偏旧的,鲜有商业楼宇或者门店,可以用来蹭空调。

 

没走出几步,小编我就已经大汗淋漓,背包里的电脑有如千金重,赶紧花三块钱买了一瓶加得乐,一边喝一边寻找避暑的地方。我牢记校友的教导,一边流汗,一边不忘四处张望……很快我就发现了一片绿洲——一个小公园,以及公园里两位不怕酷热的小哥哥小姐姐,在那里面对一堵墙,用手打小球(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美式手球)。

 

 

尽管看不懂这个运动,但是也管不上了,摊在了公园的长椅上,一看门口的告示,立刻记住了这个地方——“地狱厨房公园”。小编当时的内心戏就是:What the hell….?!

 

地狱厨房公园

 

接下来在Fordham念书的两年里,小编和这个名字有点辣眼睛的地方结下了不解之缘:小组项目结束之后去庆功,出门右转,各种藏在角落里的新老酒吧由你挑(小编悄悄告诉大家,这里有很多有名的gay bar哦,感兴趣的可以自行Google~)

 

358 W 58th St

 

记住这个地址,这家酒店…里面的酒吧实在是太好了!

就连本地的朋友一起吃饭聚会,他们也喜欢约这里——

 

健身房,奔驰楼(The Mercedes House)的健身房特别好,于是也买了会员,没事就去健身,也认识了不少小伙伴。

那么,现在回头看看自己在这里舒舒服服地呆过的这两年,的确有必要地来全面客观地挖一挖这个所谓的当年比地狱还要水深火热的地狱厨房了……

 

追踪暗黑历史

地址边界

“New York, New York, a helluva town. The Bronx is up but the Battery’s down.” —On the Town

 

“Hell’s Kitchen”这个名字通常指的是第34 街到第59街的区域。从第八大道以西和第43街以北开始。在东边,该街区与时代广场 剧院区重叠,位于第八大道以东。在其东南边界,它也与第八大道的服装区重叠。这里有两个标志性建筑 – 纽约客酒店和充满活力的曼哈顿中心大楼(位于第34街和第八大道的西北角)。

 

地狱厨房的北部边缘与上西区的南部边缘相邻。第57街是两个街区之间的边界。然而,地狱厨房通常被认为是向北延伸到第59街,中央公园的南部边缘,从第八大道开始,大道名称改变; 如果这被认为是地狱厨房的北部边界,这个社区与上西区重叠。包括在第57至第59街的过渡区域是时代华纳中心在哥伦布环岛,哈德森酒店,还有约翰·列侬被枪杀纪念地。

南边界位于切尔西,但由于他们支持曼哈顿中城商业区,这两个街区重叠并且经常被混为一起作为“西边” 。传统的分界线是34街。麦迪逊广场花园和宾夕法尼亚车站以北的过渡区包括Jacob K. Javits会议中心。

 

地狱厨房

名字由来

没有哪个区域的名字比地狱厨房更晦涩难懂了,对于名字的由来存在几种解释。

当地历史学家玛丽克拉克解释了这个名字:首次出现在1881年9月22日,当时一位纽约时报的记者带着警察前往该区域,以获得有关多次谋杀的细节。他将第39街和第十大道上一个特别臭名昭着的物业称为“地狱厨房”,并说整个区域可能是这个城市中最低级和最肮脏的。根据这个版本,第九大道和第十大道之间的第39街被称为地狱厨房,后来这个名字扩展到周围的街道。

但最常见的版本可追溯到“荷兰弗雷德警察”的故事,他是一名资深警察,与新伙伴一起,在第十大街附近的西39街观看小型骚乱。这位新人当时说,“这个地方本身就是地狱”,弗雷德回答说:“地狱的环境尚比这儿好,这简直是地狱的厨房。” 

尽管房地产开发商提供了“克林顿”和“西部中城”的替代品,甚至是“中西部”,但地狱厨房仍然是该街区最常用的名称。

暗黑历史

Hell’s Kitchen的历史变革是与纽约市融为一体的。第一个是哈德逊河铁路的建设,其初始路段距离Peekskill 40英里,于1849年9月29日完工。到1849年底,它延伸到波基普西,并于1851年扩展到奥尔巴尼。这条赛道在第十一大道上陡峭的等级,直到60街。

以前的农村河滨由制革业(如制革厂)使用河流运输产品和倾倒废物。爱尔兰移民(主要是来自大饥荒的难民 )在哈德逊河沿岸的码头和铁路上找到了工作,并在那里建立了棚户区。

1900年的休闲码头Courtesty港口,国际贸易和商务部

 

1915年后美国南北战争,大量人群搬到纽约市。城市很快变得拥挤不堪。生活在这个拥挤的贫困地区的许多人转向帮派生活。在1919年实施的禁酒令之后,该地区的许多仓库是非法买卖酒品的黑窝点。在20世纪初,该社区由帮派控制,包括由One Lung Curran领导的暴力Gopher Gang以及后来由Owney Madden领导的早期的帮派,如地狱的厨房帮,变成了有组织的犯罪实体,大约在同一时间,欧文麦登成为纽约最强大的暴徒之一。它被称为“美洲大陆最危险的地区”。

 

1915年地狱厨房Mission House

在废除禁令之后,许多有组织犯罪分子开始其他生意,例如非法赌博工会罢工。战后时代的特点是繁华的海滨,而且码头工人的工作很丰富。然而,到20世纪50年代末,集装箱运输的实施导致西侧码头的减少,许多码头工人发现自己失业了。此外,林肯隧道通道以及港务局巴士总站和斜坡的建设摧毁了41街以南的地狱厨房。

1959年,爱尔兰和波多黎各帮派之间利益争夺的爆发导致了臭名昭着的“开普曼 ”谋杀案,两名无辜的青少年被杀。

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绅士化才开始慢慢撼动这里的人口构成长期由工薪阶层爱尔兰裔美国人组成的状况。20世纪80年代,美国政府的强力绞杀,也结束了这里黑帮的恐怖统治,地狱厨房的黑帮体系,彻底瓦解。

改革之路

然而,即使是最吵闹的社区也可以进行改革。20世纪30年代带来了一些最糟糕的矿权区的破坏,并将其作为死亡大道的第11名的地面铁路轨道搬到了一个更安全的地方。第九大道高架列车轨道也被拆除了。百老汇的演员们可以轻松前往剧院区,进入地狱厨房。百老汇剧院蓬勃发展,西44街的演员工作室培养了像马龙白兰度和玛丽莲梦露这样的明星。居民控制了他们的街区,将空地改造成了公园并赶走了流氓。到20世纪50年代末,开发商希望为邻居提供更加尊重的身份。

地狱的厨房没有了帮派战争,但它面临着一个新的敌人:绅士化。近年来,切尔西和上西区等邻近地区已成为富裕年轻专业人士的标签。地狱厨房介于两者之间,拼命争取保持原有的工人阶级性格。

多年来,爱尔兰人和德国人为意大利人,希腊人,东欧人,波多黎各人,秘鲁人和厄瓜多尔人等留出了空间。这种多样性反映在当地企业,特别是众多餐馆。一个世纪前,供应商在街道上出售了一系列手推车食品; 今天,提供的丰富多样的食物是一种持续的传统。该地区以其民族美食而闻名,吸引了饥肠辘辘的剧院观众,尤其是西46街的“餐厅街”。第五大道是该社区的中心,以其每年五月举办的国际美食节而闻名,当时有二十个街区无交通,而且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美味小吃。

凭借其活泼的民族特色和古老的社区氛围,Hell’s Kitchen一直在变得越来越热。时尚纽约人称克林顿是一个崭露头角的社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安全,更有吸引力。然而,即使有了这种新的受欢迎程度,许多当地人对过去的崎岖不平感到自豪,仍然坚持称之为地狱厨房。

华丽变身

说了这么多,浓缩成一句话,就是不同于金融区附近小区Condo的金贵以及上东区Co-op住宅楼的豪气,地狱厨房20世纪大部分时间就是“广大劳动人民和年轻搬砖群众”的聚集地。租不起下城金融区房子的老纽约人搬到这里来,租不起中城剧院区的毕业生们也搬过来,这就形成了一个相对弱势的租户群体社区。

针对这个情况,当局把这个地区定义为“居住目的不可动摇的特区”,长期以来在行政规划上,也是坚持着最严格的地产开发和修缮限制,其分区管制原则的基本精神第一条就是:“To preserve and strengthen the residential character of the community.

基本规定包括:限制楼层高度、租金,规定翻修只能以居住空间为目的。而且对于户型比例也有严格规定,其目的,就是为了稳定这个区域的住房市场,同时防止过多的商业用地和豪华公寓入侵,导致原住民被赶出

这样严格的政策一留就是40年,70年代早期,纽约市政府也尝试过渐进性的区域升级规划——扩建商业地产还有交通系统,但是由于没有足够的资金去建造“廉租房”安置迁出人口,项目搁浅。

进入21世纪,随着纽约市的进一步发展,像地狱厨房这样的老城区,也自然扛不住外来人口的压力了,在诸多口水战和官司中,少数大型公寓楼还是拔地而起——其中就包含小编当年常去的 Mercedes House。

在2011年,在 Bloomberg 当局的推进下,对于针对地狱厨房的分区制度得到了一次更新:扩大“混合用途的居住用楼盘”的可建造范围,可以从43街到55街之间,向西扩张到第十一大道。

但同时,地狱厨房大部分区域还是属于“保护区”,也就是下图中的区域A,原则上还是不准有高于66英尺高(大约7层楼)的楼。如果想建造更高更大的楼,你需要保证自己的新建建筑能够融入这个社区,并且不违背分区原则的基本精神,然后就是一轮一轮的听证会了……

由此可见,对于地狱厨房这块,当局的态度还是整体上相当谨慎的。不过仔细研究一下这份最新决议,也可以看到当局也考虑到了这个区域未来和城市整体的融合——请看图中代号为B的“边缘区域”(perimeter area)。

在分区地图里,可以看到针对区域B,当局做了非常细致的规划,其中出现了别的分区的名字,比如“Theater-剧院区“,还有”Special Midtown District-中城特区“。再去看决议原文,立刻就明白了。

决议精神第d条

“To recognize the unique character of the eastern edge of the District as an integral part of the Theater Subdistrict within the Special Midtown District as well as the Special Clinton District.”

即:地狱厨房的区域B东边,与中城特区里的剧院区接壤,既然那个地方那么出名,我们也要适当做做风格上的衔接。

决议精神第f条

“To relate the unique character of the 42nd Street Perimeter Area to the adjacent Special Hudson Yards District.”

即:地狱厨房的区域B南边,与哈德逊广场特区相接壤,既然那个地方那么土豪(纽约历史上最大的地产开发项目,没有之一),我们也要适当表态,做下政策上的调整,用以过渡。

 

于是乎,现在打开任何一个支持3D的地图软件,在看今天的地狱厨房的建筑风貌,一眼就可以看到政策的影响:

今天由于篇幅关系,就只说下区域B”过渡土豪区”的南缘,也就是上图的红色区域,首先Hudson Yards具体有有多壕,小编们认为这个问题放一张效果图就好了:

爸妈喜欢的Coach总部已经落户这其中一栋楼

 

那回到我们的地狱厨房,既然南边现在有这这样一种逆天的存在,那它也万万不能气短,于是近年一批高质量的新晋公寓楼和商业地产项目逐步建成。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sky这栋楼:

开发商Moinian 在2005年左右拿下来了这块地,位置就在地狱厨房最南部,和中国领馆在同一个街区。

2008年破土动工,直接赶上金融危机,直接搁浅3年,被行业观察家戏称为“僵尸项目“。

随着经济形势的好转,2013年,开发商更换了设计公司,恢复了sky项目的建设。同时得益于2011年放宽的分区政策,sky可以造的比同时期的住宅楼更大,更高——待到2016年项目建成时,甚至以208米的高度还有1174户的“大容量”一举创下了曼哈顿最大住宅楼的记录。

和sky类似的高层住宅楼还有Silver Tower, Riverbank, Atelier,MiMA……(住在这些楼里面的同学们可以在文末评论冒个泡嘻嘻😝)

现在走在地狱厨房的南端,这片区域只能用气派形容。出租用公寓和出售用公寓(区域B里大部分是Condo类型)并存,针对原本住在这块的低收入家庭,也提供了一定比例的廉租房单元。

不过话说回来,大家也不要觉得区域A的地狱厨房就是脏乱差的旧公寓, 根据小编瞎溜达两年的经验,大部分公寓都维护得挺好,而且其中不乏让人眼前一亮的精品住宅楼,看了就想搬进去的那种,比如这个名叫Dillon的商品房(Condo类商品房),就在小编每天健身的路上,低调奢华有内涵,有几户还自带私人进出口和庭院——想想能够推着自己的摩托车直接出门,也是很幸福的。

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纽约大部分的老工业区和港口区早已成功完成了转型,之前说过的炮台城一带也好,长岛城也好,都已经在一轮又一轮的改造和规划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新风格。但是地狱厨房是一个例外——这个区域,时下就在经历转型。但又不同于别的老区大刀阔斧的整改扩建,这里的变化总是显得要非常节制,新旧交替有着一股难得的节奏感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在《速8》的结尾,一家人选择在了这里的屋顶B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