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本文多图,下面高能。
街边角落摆放的南瓜灯,路上穿着五花八门costume的年轻人,还有影院里排的满满当当的恐怖片,这一切都在告诉你——又是一年万圣节。

鬼文化、鬼片、惊悚片在美国这么成气候,背后也是有不少真实事件提供灵感的。

本文即致力于,研究纽约凶宅。

 

一号凶宅

The Amityville House

112 Ocean Ave, Amityville, NY 11701

1974年11月14日凌晨,23岁的 Ronald DeFeo, Jr. 在这间独栋别墅里枪杀了自己熟睡中的父母及4个弟妹,故事自此开始。

枪击案在美国不少见,少见的是本案中受害人的死法,在同一把枪下,同时死去:

在中弹时候,6位死者都俯卧而睡
头枕着手臂,仿佛听不见霰弹枪声

在这起命案的庭审中,Ronald DeFeo, Jr. 辩解说,在凶杀发生的当晚,他听到一个声音,正是这个声音命令他杀人。

但是各种证据都无法找出这个所谓的唆使人。最后,法庭宣判他连环杀害六人罪名成立,判处他150年监禁。

若干年后,George Lutz 和 Kathy Lutz 夫妇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买下了这栋房子。

Lutz 夫妇和孩子搬进来后,怪事就不断发生。

先是来祈祷的牧师说听见屋里有一个男性声音叫他“快滚”;George 开始不断生病、不愿意洗澡,而且总在凌晨3:15自动醒来(当年Ronald杀人的时间);Kathy 每晚重复梦见谋杀案当时的情景;他们女儿米西有个别人都看不见的朋友。

 

宅子本身也越来越可怕:门窗会莫名其妙地开关、马桶会倒流出黑水、十字架自行倒转、缝纫间无故出现大量苍蝇,还有莫名而无处不在的臭味…

十字架倒转这个梗日后被欧美恐怖片导演多次使用

最恶心的是时不时会有绿色类似凝胶的物质从天花板和门上渗出并滴落,等喊人来看的时候,却又不见了……

Kathy 还在地下室的柜子发现一个建筑图上找不到的小隔间,墙面被漆成红色。他们家的狗似乎很害怕这个秘密的房间,总是远远躲开这个地方。

搬进来28天后,他们决定短暂搬离自己的新家。但是就在当晚,灵异的事件大爆发,并且吓得 George 直接自我禁言。

The hardest thing for those people [who experience a haunting] is the loss of being able to communicate with anyone else about it…It’s not talked about, it’s not understood…and when it happens to you, you become an alien to everyone else.

——George Lutz 

最后被吓得够呛的 Lutz 一家人,再也没有回去。

非正常现象研究者沃伦夫妇(对,就是温子仁导演的《招魂》里,驱魔师夫妇的原型)听闻此事后,前去调查。

他们利用电磁场探测机器、灵界声音录音、拍照等技术,进行灵界探测,并且拍到了一张著名的灵异照片”。照片里,被自己兄长杀害的 John DeFeo 的房间门口,有个貌似他本人的小男孩,盯着镜头,而沃伦夫妇坚称调查当时,并没有小孩在场。

 

二号凶宅

57 West 57th Street 顶层复式楼

57 West 57th Street, New York, NY 10019
在纽约曼哈顿顶层,拥有一套顶层单元/Penthouse,真正的富豪的标配,然而,在57街上的这套复式楼,再豪也华挡不住他的那股邪气。

1922年,前自行车运动员、火花塞的发明者 Champion 娶了一名嫩模,然后很快就被绿了——他年轻的老婆搭上了法国人布拉泽乐(Brazelle)。1927年,布拉泽乐涉嫌在巴黎一家酒店谋杀尚皮恩,并和这位嫩模一口咬定说尚皮恩死于心衰,成功脱罪,并帮嫩模继承了Champion 的大笔遗产。

拿到这笔意外之财,两人买下刚刚建成不久的曼哈顿西57街57号的顶层复式住宅公寓。

这栋楼是出租楼,大部分楼层都是租给私人医生和理疗师开诊所用的,但是由于位置太好(如上图,中央公园南边),开发的时候,开发商还是在顶层保留了两个顶层单元/Penthouse。

布拉泽乐和嫩模愉快地把两个Penthouse都买下了,他住17层,嫩模住18层。并且极尽奢华之能事进行二次装修,还做了新的楼道,连接二人。

然而好景不长,二人的感情最后也还是黄了。布拉泽乐妄图将情人囚禁在这套豪华住宅,总在争吵的时候甩起电话打自己的夫人——这一切被嫩模的家人发现,担心女儿有性命之忧,他们先雇了一个保镖保护她。

1935 年,在二人又一次爆发争吵的时候,布拉泽乐再次抄起了手中的电话,硬生生打死了他的夫人。而闻风赶到的保镖,又一把举起布拉泽乐,从露台扔出去,掉落到豪华大理石台面上的他被摔成重伤,不久去世。

这套房子空了数年后,Carlton 买下了这套豪宅,和他的新婚妻子住了进来。他们很快发现时不时能够“听见一对情侣争吵、打架的声音”。Carlton 养的狗会在晚上对着墙嚎叫,不久变疯,而他来自肯尼迪家族的豪门妻子也因为恐惧,而结束了与他的短暂婚姻。

Carlton 试图在天台上举办鸡尾酒趴体来旺旺人气,振奋一下自己。没有想到灵异事件屡次降临到了嘉宾身上:要么是嘉宾被莫名其妙的人在楼里追踪得上蹿下跳,要么是酒席中间去躺卫生间,就突然看到可怕的东西,吓到休克,再也 high 不起来。

Carlton自己也最终患上了精神疾病,逃离了这套房子,并且不计成本地把房子贱价出租出去。

 

三号凶宅

The Dakota

1 W 72nd St, New York, NY 10023

Dakota(达科他)是上西区的最早的一批公寓,建于1884年,炫技式的哥特风格、俯瞰中央公园的位置让他成为当时纽约新贵们争相入住的新宠。落成时公寓四周还是不毛之地,落成之后周遭越来越多的豪华公寓和宾馆拔地而起。

图中蓝绿色屋顶的就是达科他,当代上西区的定调建筑

1968年波兰斯基(Roman Polanski)经典恐怖剧〝罗斯玛丽的婴儿〞(Rosemary’s Baby)的取景于此。

主人公不知道,自己公寓的楼下,就是恶魔

电影取景在这里不是没有缘由的——住惯了 house 的美国人,随着美国经济的腾飞来到了纽约这样一个拥挤的地方,住进了密集的公寓,本身就有一种不确定性;而哥特式的老建筑,本身就有点阴气。

1890年,从中央公园里面看达科他

于是达科他的住户和大楼的工作人员也都不断报告有看到“鬼”:先是一个小女孩穿着20世纪初的衣服游荡(尽管很友善),另外还会看到长着娃娃脸的成年人的“魂魄”,所有翻新、修正大楼的行为,都会遇到可怕的超自然力量的阻挠:电梯面板顶端总出现深深的抓痕、电工总会遇见怒目而视的小鬼,有一次甚至满满一桶油漆,从屋顶掉落,差点砸死一名住户——而当时屋顶没有任何施工作业。

1980年,披头士乐队的约翰·列侬在这里从人在背后连开5枪射杀,举世震惊惋惜。达科他的凶宅名号被落实。

列侬死前,就多次描述过自己在公寓撞见过一个“哭泣的妇人”的“幽灵”。这个幽灵据说是达科他之前的大楼管理经理 Elise Vesley 的。她的儿子在公寓门口被卡车撞死后,她就变了一个人,变得特别关心住在大楼里的人,尤其是小孩,甚至,“哪怕死后也是这样”。
列侬死后,他自己的鬼魂多次被人看到。小野洋子在列侬遇刺后20年间,依旧生活在那套达科他顶层公寓里,也看到过多次像列侬一样的“鬼魂”,有一次甚至坐在钢琴前,回头对她说:“别怕,我一直都在。”

1983年,当作家 Amanda 和音乐家 Joey路过达科他,他们看见“列侬”站在门口,被“一股不详之光所笼罩”。Amanda 说她几乎走到了列侬面前,看到他脸色很差。

 

四号凶宅

The House of Death

14 W 10th St , New York, NY 10011

这里本来是一栋安静联排别墅,但是坊间却传言这是死亡之屋。甚至连谷歌地图上都对其进行了标注:

始建于1850年,这栋房子位置就在华盛顿广场边上,位置很好,街区也是属于闹中取静的那种。

1900年到1901年,马克·吐温曾经在这里居住过。他死后,人们却屡屡汇报在这里看见过大作家的鬼魂,身着白色西服,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或者窗边。

“在这里有一些事,我还没有解决”——目击者报告“马克吐温的幽灵”经常这样自言自语。

这当然还没有完。

1957年,巴泰尔女士和她的丈夫搬到了这栋楼的顶层单元。一搬进来,她就感觉到“一个巨大的行动着的阴影笼罩在身后”,脖子后面总有一把刷子顶着的感觉,公寓时不时也有一股腐烂透了的恶臭弥漫。有一天,巴泰尔女士甚至看见了一个鬼影,她伸手去摸,却“摸到了一个潮湿、冰凉而又轻薄的一堆云雾”。

巴泰尔一家请来了超自然专家还有灵媒来调查,他们的调查结论是:这个房子的地板下有很多“亡灵”,至少有一个年轻女孩、一个被遗弃的孩子,还有一只小灰猫。

然而超自然专家“驱魔失败”,巴泰尔一家被迫搬走。

数年后,这个宅子真的见证了一个人间恶魔:1987年,一个 Steinberg 的渣男在这里把他前妻的6岁女儿殴打致死。

有人做过统计,这套房子也发生过数起凶杀案和自杀案,说里面前后一共死过22个人——死亡之屋因此得名。
 

五号凶宅

西三街85号/NYU Furman Hall

85 W 3rd St, New York, NY 10012

西三街85号现在是纽约大学的Furman大厅,这里原本是爱伦坡(Edgar Allen Poe)创作悬疑小说的时候住的地方,在1844年到1845年被,他在这里写成了经典小说《阿蒙提那的木桶》(The Cask of Amontillado)和《乌鸦》(The Raven)的部分内容。

尽管如今这里只有部分栏杆还是当年的原物,但Poe的鬼魂却被认为仍在这里游荡。

但真正瘆人的,是咫尺之遥的 Washington Square Park。在这里还有一棵臭名昭著的榆树,名叫“吊人榆”(“Hangman’s Elm” ),这棵树估计从1679年就在那里了,属于英格兰榆树,作为绞刑的处决场所,绞杀了不少囚犯。

还有,早年这里本是公共墓地,黄热病大爆发的时候,大量死者的尸体被草草填埋在此,保守估计有20000具尸体被埋葬于此。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经常能看到 NYU Washington Square Park 主校区附近经常有这样的施工工地?

Emm…

其实很多时候并不是在施工。

而是在修水管的时候一不小心遇到了之前的地穴和棺椁,然后停工,因为纽约法规禁止施工过程中挪动遗骨。

接下来就是考古学家、纽约地标管理委员会,还有法医机构都一团围过来上好一阵子,研究尸骨。

NYU的小伙伴们下次去Bobst睡午觉,啊不,学习的时候,可以仔细观察观察…

好啦,今天的万圣特辑之凶宅探秘就写到这里

大家的小心脏都还好吗🙈

撰文 | 绝影神枪弗兰克

排版 | 绝影神枪弗兰克

图片来源于网络

版权属于原作者

– 侵权可删 –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违者必究 *